黃氏蘿卜干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熱推信息

聯系我們Contact Us

龍城黃氏蘿卜干

電 話:0519-83900241

網 址:www.2016mkbags.com

郵 箱:329281468@qq.com

地 址:常州市鐘樓區西林街道凌家村委凌家塘7號

宿遷好吃的香辣蘿卜干廠家

2020-10-16
宿遷好吃的香辣蘿卜干廠家

不管是什么樣的時候只有有不同的做法,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去食用它。香辣蘿卜干腌制成的食物,它們的存放時間相對于其他的食物來說都是很長的,這就是為什么那么多的人喜歡把一些食物腌來食用的原因之一。那么腌制蘿卜干做法是什么呢?蘿卜干多少錢一斤蘿卜干制作方法1、把買回來的蘿卜洗干凈備用。2、把它切成一條一條的,再用鹽腌制一天。宿遷香辣蘿卜干盡可能地多放點鹽,不夠的話日后可能會很容易變質的.3、腌制好以后就直接拿到太陽底下去曬,一定不能被雨水淋濕,曬起來一定要夠干。4、曬干以后就把它放進壇子里,要密封保存,要放在干爽的地方進行存放。腌制好以后想什么時候吃就拿出來吃就可以了。小貼士1、早上我們吃白粥的時候拿點蘿卜干出來吃這樣是一種很好的搭配喲。2、我i們在炒肉類的時候也可以加點蘿卜干進去一起炒。

宿遷好吃的香辣蘿卜干廠家

小咸菜是我們家庭餐桌上常吃的一種小菜,開胃、爽口、下飯,各地的咸菜各有特點,互不相同。東北人家對咸菜情有獨鐘,用白菜腌制而成的辣白菜,作為咸菜的一種,非常受歡迎,吃起來很爽口。吃膩了辣白菜,用蘿卜做得咸菜也非常受歡迎,秋季把蘿卜切成條,曬干,冬季做成小咸菜,特別好吃。香辣蘿卜干廠家教你辣蘿卜干咸菜的做法,不會調味也沒關系,現在超市或者網上都有賣現成的咸菜調味料,方法很簡單,簡單拌一拌就成,看一遍就能學會,做出的蘿卜干咸菜有嚼勁,辣、鮮、香、甜等獨特風味。比辣白菜還好吃,下面分享下做法:香辣蘿卜干所需材料:蘿卜、辣白菜調味料、蘋果、做法步驟:蘿卜選用白蘿卜、青蘿卜、紅蘿卜都可以,選用青蘿卜要比白蘿卜味道好,辣味比白蘿卜辣味重,青蘿卜是蘿卜中的一種,其皮和瓤都是青色的,所以稱之為青蘿卜,味道脆甜,還可以生吃。將蘿卜全部洗凈,削去根部的根須,用刀均勻地切成約1厘米左右厚的片,然后,將切片的蘿卜3~4片疊在一起,再切成約1厘米左右寬的蘿卜條。將全部蘿卜都切成條后,放在室外通風的院子里,或陽臺外邊的窗臺上,放入透氣的紗網或鐵絲網上,或者用透氣的簾子,或者木板上,攤平蘿卜晾曬,注意對晾曬的蘿卜要適當的翻面,直至蘿卜晾干為止。晾曬幾天左右即可。蘿卜晾干后,放在透氣的紗網內,放在陰涼通風處保存。

宿遷好吃的香辣蘿卜干廠家

除了這些,關于蘿卜干的吃法還有很多,每個人其實可以根據自己的口味喜好來選擇蘿卜干的吃法,這是不受任何限制的。宿遷香辣蘿卜干對于人們的很大作用也就是開胃,這是很多人普遍認可的。那么下面就來說說蘿卜干怎么曬?蘿卜干,曬干的蘿卜。一種獨具風味的蔬菜。富含維生素B,鐵質含量除金針菜外高過其他食物。香辣蘿卜干廠家蘿卜干色澤金黃,皮嫩肉脆,甘香味美,明初即享有盛名。如今,“吃了蘿卜干”成為籃球場上一句流行語,意指在打籃球時手指意外受傷,關節紅腫,形似蘿卜干。蘿卜干腌制方法做法一:蘿卜洗凈,切成大小厚薄均勻的蘿卜塊(條);用適量的鹽腌制半天至一天;攤在太陽下晾曬至干。

宿遷好吃的香辣蘿卜干廠家

酸辣蘿卜干大概的操作流程1、的洗凈:首先我們購買幾個白蘿卜,將表面的皮用小刀仔細的處理干凈,然后將削完皮的白蘿卜切成一個一個大小相同的細長條。把蘿卜的表皮全部丟掉是因為這樣一個狀態的蘿卜它的水分更容易流失掉,更不容易存積在內部。如果我們沒有削皮,把皮留在蘿卜的身上的話,這樣雖然Z后也會曬干,但是時間很久,并且在Z后制作的時候也不容易入味,因為味道全被表皮吸收了,里層根本就吸收不到。2、香辣蘿卜干的晾曬:拿一個底部有洞的篩子或者是籃子,Z好是大一點為好。好吃的香辣蘿卜干廠家把蘿卜干完整地碼在籃子上面,一定要擺放的好看有規則一點,放置在太陽底下等蘿卜完全曬干里面的水分,看到蘿卜條外部開始萎縮并且軟化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拿回家進行后續的步驟了。軟化這個狀態用雙手可以感應的出來,水分過多的蘿卜是很硬的,壓根就掐不動。我們就可以拿回家進行后續的步驟了。3、酸辣椒的制作:我們將采購回來的辣椒在清水下洗干凈,將表面我們可以看見的東西清理干凈,然后用刀將辣椒全部剁碎,放進腌缸中,往里面加入食鹽。Z好是多加入一點,因為食鹽比較多的話,辣椒不容易壞,在辣椒的存儲中,Z好是選擇在一塊較為陰涼的地方,不要放置在太陽可以直接暴曬的位置,這樣的辣椒會容易腐壞的,Z后密封好就行,不要讓空氣進去污染壇中的內部環境。

標簽

上一篇:臺州好吃的蘿卜干做法2020-10-16
娇妻被老外性调教1-8,漂亮的保姆完整版免费,无码精品A∨在线观看十八禁,男女做爰动态图高潮GI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