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氏蘿卜干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熱推信息

聯系我們Contact Us

龍城黃氏蘿卜干

電 話:0519-83900241

網 址:www.2016mkbags.com

郵 箱:329281468@qq.com

地 址:常州市鐘樓區西林街道凌家村委凌家塘7號

鹽城美味的香辣蘿卜干廠家

2020-08-30
鹽城美味的香辣蘿卜干廠家

蘿卜干是很常見的,這類食物對促進人體消化,有著很好的幫助,而且長期吃蘿卜干,對人體健康也是沒有任何的孫,那對蘿卜干吃法上,也是有著很多種類,在對這樣食物選擇之前,也是需要對它的吃法進行很好的認識,這樣在吃的時候,才能夠知道該如何吃好。香辣蘿卜干廠家-龍城黃氏蘿卜干蘿卜干吃法很多人對蘿卜干吃法并不是很了解,它的吃法也是比較簡單,因此在選擇它的時候,也是要注意不能隨意亂吃,錯誤的吃法,也會使得蘿卜干的口感發生改變。蘿卜干價格很實惠黃氏蘿卜干蘿卜干吃法:香辣蘿卜干材料主料:白蘿卜2根輔料:鹽15克,干辣椒20克做法1、白蘿卜洗凈連皮切成小條,放筲箕中曬2-3天至曬干。2、曬干的蘿卜條洗凈浮塵,用清水浸泡30分鐘左右。3、泡好的蘿卜干用紗布包好,擠干水分,放入大碗。4、放入鹽,與蘿卜干揉勻,放入冰箱7-8小時至入味。5、將干辣椒用食品粉碎機打成粉,和蘿卜干拌勻,在真空保鮮碗里壓緊,蓋緊蓋子,放入冰箱。6、腌制15天左右即可。

鹽城美味的香辣蘿卜干廠家

想必我們都知道,蘿卜在我們的生活中非常的常見,北方的人們往往喜歡在冬天的時候,把蘿卜窖藏起來,這樣蘿卜就不容易被凍壞。但是如今春天就要到來了,有很多窖藏的蘿卜還有很多沒有吃完,這個時候做成蘿卜干是Z好的選擇了,那么蘿卜干到底如何怎么做,才能吃起來嘎嘣脆呢?其實只需要這一步就夠了。香辣蘿卜干廠家制作蘿卜干的時候,Z重要的一個步驟就是晾曬了,但是很多人都認為晾曬蘿卜干的時候,都應該選擇在太陽下進行晾曬。鹽城美味的香辣蘿卜干這樣蘿卜干成型的比較快,其實這樣的做法是大錯特錯的,我們千萬不能把蘿卜干放到太陽底下曬,而是放到通風有陽光的地方晾干,很多人在制作蘿卜干的時候都希望出很大的太陽,其實這是錯誤的,因為太陽過大很難掌握蘿卜干水分缺失程度,而且要是曬得太久自然里面的水分缺失后,這樣吃起來就太老了,嚼不動,這樣蘿卜干的口感就大打折扣了。所以在晾曬蘿卜干的時候,要想蘿卜干吃起來嘎嘣脆,一定要切記在陰涼的地方晾曬。不過在陰涼地方晾曬蘿卜干的時候呢,一定要注意通風條件要好,只要能保證這一點,等到蘿卜干晾曬成功后,我們再把它腌制出來的時候,那蘿卜干吃起來覺得嘎嘣脆的一咬就斷。所以說家中還有窖藏蘿卜的網友們,在晾曬蘿卜干的時候一定注意這點哦。

鹽城美味的香辣蘿卜干廠家

家庭制作蘿卜干,主要采用兩種方法,一種是干腌法,另一種是浸泡法。我做的就是干腌法?如何曬蘿卜干?干腌就是直接把蘿卜先曬干,然后放到保鮮盒里或玻璃罐子,加鹽,然后搓衣服一樣使勁搓,直到蘿卜都完全柔軟,也就是能把蘿卜條對折而不斷就可以。鹽城香辣蘿卜干腌制一個晚上,第二天就可以晾曬了。晾曬一天后,再加鹽搓一次。這樣就直到晾干,都不用再加鹽了。首次加鹽,鹽巴量要多點后面就可以適當的減量,具體也要看蘿卜的含稅情況這樣曬干的蘿卜不容易壞,可以保存很久,吃的時候用清水泡開就可以。香辣蘿卜干廠家實惠。香辣蘿卜干紅皮蘿卜適量、鹽巴我買的是紅皮蘿卜,這種蘿卜曬出來口感比較脆,選用其他蘿卜也是可以的脆口蘿卜干首先買回來的蘿卜洗凈。把蘿卜切成均勻的長條塊,一般二指到三個手指寬即可,不能把蘿卜條切得太細太薄,否則做出來的蘿卜干就會韌,不脆爽

鹽城美味的香辣蘿卜干廠家

五香蘿卜干的制作方法?一、配料鮮蘿卜100公斤、食鹽5~8公斤、明礬200克、花椒粉14克、小茴香56克、甘草42克、桂皮28克、丁香60克、高粱酒少許。二、切條將選好的蘿卜削去根須,用清水洗凈后,切成長5~7厘米、寬1?7厘米左右的薄長條,放在蘆席上攤曬2天后,放進缸里腌制。三、鹽城香辣蘿卜干腌制入缸腌制時,先放一層蘿卜,再放一層鹽。為使蘿卜不發粘,可將明礬碾成粉末均勻摻入。蘿卜裝入缸后,上面放上竹片,再壓上石塊。第2天倒缸一次,倒缸時要上下翻動,使蘿卜吸鹽均勻。倒缸后仍要壓上石塊。四、香辣蘿卜干晾曬腌至第3天,把蘿卜撈出,置陽光下曝曬3~5天至六七成干。曬時要勤翻,同時要防止雨淋和灰塵污染。五、拌料裝壇將花椒粉、小茴香、甘草、桂皮、丁香按比例混合成五香粉,再均勻地拌入曬好的蘿卜干中,即可裝壇。裝壇時,每放一層蘿卜干后,再稍許放一點鹽和高粱酒。裝好后,將壇置于陰涼干燥處,經過20~30天,即可食用。

標簽

上一篇:濟南美味的蘿卜干廠家2020-08-30
下一篇:寧波好吃的蘿卜干廠家2020-08-30
娇妻被老外性调教1-8,漂亮的保姆完整版免费,无码精品A∨在线观看十八禁,男女做爰动态图高潮GI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