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氏蘿卜干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熱推信息

聯系我們Contact Us

龍城黃氏蘿卜干

電 話:0519-83900241

網 址:www.2016mkbags.com

郵 箱:329281468@qq.com

地 址:常州市鐘樓區西林街道凌家村委凌家塘7號

濟南美味的蘿卜干廠家

2020-08-30
濟南美味的蘿卜干廠家

今天的品讀常州為您介紹常州蘿卜干的制作技藝。一方水土成就一方滋味,常州著名特產蘿卜干,就是常州人心中Z不愿割舍的家鄉味和人生味。蘿卜干是常州的著名特產,明代起便成為朝廷的貢品。而說到常州哪里的蘿卜干好,咸中帶甜,脆里含香。那么它為什么會有如此美味的口感呢?原因這一帶土壤濕潤肥沃,是典型的“夜潮土”,特別適合紅蘿卜的生長。這里種出來的蘿卜,色澤紅艷,外皮脆嫩,而蘿卜干的脆度正是取決于蘿卜皮,所以說濟南蘿卜干是腌制蘿卜干的上品。一片片蘿卜干如同一張張名片,將常州那份質樸的美食精髓灑向全國。這其中,就有五代傳承經典手藝的玉蝶蘿卜干。這家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工藝保護單位,目前已成為常州地區專業的蘿卜干生產企業,不僅產品暢銷全國,更獲得江蘇省老字號等榮譽。蘿卜干制作方法,烙著鮮明常州色彩的地方風物,龍城百姓桌上Z尋常不過的下飯小菜,而隨著市場的需求,很多常州本土蘿卜干企業為了產量化,加入了現代工藝,像黃氏蘿卜干這樣保留傳統手工技藝的,已經是為數不多了。而這種純正的家鄉味道,也讓我們感到彌足的珍貴。古運河邊、青磚黛瓦,一碟蘿卜干、一碗老陳酒。細嚼、慢飲、閑品,那是喧囂都市中久違的民俗風情畫。

濟南美味的蘿卜干廠家

所需食材白蘿卜5000克,辣椒粉30克,食醋800克,白糖200克,食鹽175克,香油100克,花椒、大料各10克,味精適量,水2000克。濟南蘿卜干制作方法1、先將蘿卜擇洗干凈,然后加工成3厘米長,寬、厚0.5厘米的條,晾曬至八成干備用;2、香油燒熱,加入辣椒粉炸至微黃時倒入蘿卜干內拌勻;3、將食鹽、白糖、花椒、大料放入鍋內加水熬開,加入味精,待涼后倒入缸內,與蘿卜干拌勻。濟南蘿卜干廠家每天翻動一次,15天左右即為成品,要求呈紅黃色。食用須知蘿卜不宜與橘子、梨、蘋果、葡萄等富含植物色素的水果同食。若同時吃橘子等水果,可能會誘發和導致甲狀腺腫。美食原料≯白蘿卜5000克,辣椒粉30克,食醋800克,白糖200克,食鹽175克,香油100克,花椒、大料各10克,味精適量,水2000克。

濟南美味的蘿卜干廠家

一進入冬天,我姥姥總是喜歡買很多的大白菜、蘿卜、大蔥、土豆這類耐儲存的蔬菜囤在家里,然后把買回來的這些白菜蘿卜放到陽臺上。濟南蘿卜干廠家小編看見那成堆的白菜,蘿卜會非常有安全感,我們家蘿卜一般都是用來腌咸菜的,小的時候還住在院子里,水井旁邊有一個半米多高的咸菜罐,里面都是姥姥淹的蘿卜、白菜、還有一些夏天剩下來的西瓜皮,因為小的時候物資比較匱乏,冬天能吃到蔬菜實在是太不容易了,所以腌咸菜就成為了冬季里飯桌的主打菜,不僅十分便宜,而且又開胃下飯。比如說做成開腌蘿卜干兒,蘿卜干水分比較少,很適合于晾曬,這樣方法做出來的蘿卜干也比較爽脆筋道,現在超市賣咸菜都比肉還貴,一小盒咸菜已經賣出了肉的價格,所以還是自己做的咸菜吧,既實惠又干凈,還沒有食品添加劑,自己在家腌好的蘿卜干,只要放到冰箱里就可以了,想吃就吃,尤其是喝粥的時候,來一份腌蘿卜,開胃下飯,相信大家一定會喜歡的。

濟南美味的蘿卜干廠家

小咸菜是我們家庭餐桌上常吃的一種小菜,開胃、爽口、下飯,各地的咸菜各有特點,互不相同。東北人家對咸菜情有獨鐘,用白菜腌制而成的辣白菜,作為咸菜的一種,非常受歡迎,吃起來很爽口。吃膩了辣白菜,用蘿卜做得咸菜也非常受歡迎,秋季把蘿卜切成條,曬干,冬季做成小咸菜,特別好吃。蘿卜干廠家教你辣蘿卜干咸菜的做法,不會調味也沒關系,現在超市或者網上都有賣現成的咸菜調味料,方法很簡單,簡單拌一拌就成,看一遍就能學會,做出的蘿卜干咸菜有嚼勁,辣、鮮、香、甜等獨特風味。比辣白菜還好吃,下面分享下做法:蘿卜干所需材料:蘿卜、辣白菜調味料、蘋果、做法步驟:蘿卜選用白蘿卜、青蘿卜、紅蘿卜都可以,選用青蘿卜要比白蘿卜味道好,辣味比白蘿卜辣味重,青蘿卜是蘿卜中的一種,其皮和瓤都是青色的,所以稱之為青蘿卜,味道脆甜,還可以生吃。將蘿卜全部洗凈,削去根部的根須,用刀均勻地切成約1厘米左右厚的片,然后,將切片的蘿卜3~4片疊在一起,再切成約1厘米左右寬的蘿卜條。將全部蘿卜都切成條后,放在室外通風的院子里,或陽臺外邊的窗臺上,放入透氣的紗網或鐵絲網上,或者用透氣的簾子,或者木板上,攤平蘿卜晾曬,注意對晾曬的蘿卜要適當的翻面,直至蘿卜晾干為止。晾曬幾天左右即可。蘿卜晾干后,放在透氣的紗網內,放在陰涼通風處保存。

標簽

娇妻被老外性调教1-8,漂亮的保姆完整版免费,无码精品A∨在线观看十八禁,男女做爰动态图高潮GI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